中国弘儒网首页 >> 弘儒堂 >> 讲堂
兴趣广泛 意蕴深远02
http://www.zghrw.com     时间:2010/10/14     来源:吉林市孔子学会     作者:梁弘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兴趣广泛  意蕴深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孔子的体育理念和实践(之二) 

 

   “知者动,仁者静(《论语.雍也》),孔子讲求动静有致,张弛有节,喜欢适当地运动,而且运动兴趣相当广泛。其所从事的体育运动,可以分为擅长或者叫作专业的,和爱好或者叫作业余的两种情况。前者以为主,后者则如登山、郊游、钓鱼、打猎、游泳等,凡有益身心健康者几乎无所不好。在体育设施和器材匮乏的历史条件下,他充分利用可能的人工和自然条件健身怡情,带领学生们开展体育活动。

    孔子从事的体育活动,对后世体育运动具有开创性意义。

    孔子喜欢爬山登高运动,往往偕其弟子同行。或远足,登临泰山、梁甫山、景山、农山等名山、大山;或近游郊外状似山丘的舞雩台等地。《韩诗外传》、《说苑》、《孔子家语》等书中都有生动记述。泰山至今尚存孔子登临处、孔子祠等史迹。《泰安县志》载有孔子所写借登泰山抒怀的《邱陵歌》一诗。据此,我们可否认为孔门师生开了我国登山运动的先河?果然,则泰山孔子登临处亦可作为登山运动的象征以启示来者,激励后人。

    同时,我们也有理由认为,孔子在教育史上首先倡导学生郊游活动。《论语·先进》篇子路、曾晳、冉有、公西华侍坐章可征。当时孔子鼓励侍坐的四个学生都谈谈自己的志趣。曾晳最后一个发言,他表示愿意在暮春天气,穿上新制成的夹衣,偕同五六个青年,带上六七个童子,到城南沂水河盥洗一番,再登上舞雩台,沐浴春风,最后歌咏而归。孔子对此非常欣赏,动情地赞叹道:吾与点(曾晳名)也! 曾晳所表述的,或曰描述的,不正是令人向往的轻松愉快的春游情景吗?笔者以为,我们那些实施素质教育的各级各类学校应该更多的向孔夫子学习,即就倡导郊游而言,就有很多值得我们深思和借鉴之处。至于我们的机关、企事业单位组织春游活动,也应该多一点朴实、文雅,少一些奢侈、庸俗。诚然,曾晳所表达的是一种理念,而且有很深的寓意。知行统一的孔门师生乐水乐山,乐于郊游,践行理念。《颜渊》篇还有樊迟从游于舞雩之下的记载。这句话大意是樊迟跟从孔子在舞雩台附近游玩、散步。字还可参照游于艺游 来领会。舞雩台在曲阜南门外,沂河南,状似山丘,草木葱茏,是祭祀歌舞的场所,也是郊游漫步的好去处。孔子时常与弟子们到这个地方游玩,边散步边切磋学问。后人在此立有舞雩坛圣贤乐趣等碑碣以彰显之。

    从上述登山郊游等体育活动中,我们还可以看出孔子体育实践的一个特点,即把体育活动融入生活和事业之中。

    孔子热爱生活、热爱大自然,在登山、郊游等活动中,充分利用大自然赐予的阳光、空气、水来养心健体。把整个身心置于天地之间、自然之中,去体验、去享受,也正是对天人合一观的解读和诠释。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,孔子的体育活动应该说是丰富多彩的,而这些体育活动往往是生活和事业的组成部分。兼有体育、教育,乃至军事、政治的性质,自不待言。即使像郊游这类活动也不是孤立的,往往兼具其它意义。樊迟从游于舞雩之下的下文是樊迟问崇德(提高品德修养)、修慝(消除邪念)、辨惑(辨清迷惑),这是一个关系到个人品德修养的重要问题。孔子首先肯定问得好,接着有针对性地给予了精妙的解答。这就等于在郊游的体育活动中进行了德育,做了思想教育工作。应该说明的是,这一章的问答与《论语》通例不一致,一般没有对话的背景、环境,如下一章开门见山即是樊迟问仁。而这一章,先交待樊迟从游于舞雩之下,然后才是问答。这一变例,引出后人的诸多考究,诸说不一,且不辨孰是。但重要的是这一变例提供了孔门师生郊游方面的信息,让我们举一反三。《孔子家语·致思第八》也有相类的记述:孔子北游于农山,告诉同游的子路、子贡、颜渊各言其志,并指出于斯致思,无所不致,意思是在这里表达心愿,没有什么不能讲的。这一段记述,很有通过郊游选择特定环境,因材施教的意味。实际上,孔子的一生是理想、抱负、学习、修养、工作、生活的和谐统一。体育、体育活动是其中的内容,或形式。

    孔子有句名言:吾道一以贯之。(《里仁》)如果我们借用一以贯之来表达这样一个意思,即以一个基本理念来贯穿一切事物以及一切事物的始终;那么,孔子的体育理念和体育实践,也是如此。

    且看《述而》篇子钓而不纲,弋不射宿章。用作动词,它原指上大绳,以大绳系多钩横于水流上钓鱼,叫纲;是用系生丝的矢来射,宿指歇宿了的鸟。全句是说孔子只用单杆钓鱼,不用系许多钩的长绳来钓;只射飞鸟,不射巢中的鸟。钓鱼与射猎这类运动项目,也要展示真正的本领,体现应有的修养。这是孔子给自己定的潜规则,这一规则的道德、道义方面的蕴含值得我们深思。有学者谓巢中鸟或栖息、或育雏、或孵卵,孔子不射,亦可见其仁心。此说也许不可谓不中肯。孔子确实无时无处不倡导、践行仁德。这还可以从他登泰山而作《丘陵歌》得到验证。孔子删订的《诗经》中有我国最早描写泰山的诗句:泰山岩岩(形容山岩高峻),鲁邦所詹(瞻)。(见《鲁颂·閟宫》)泰山巍巍,蔚为壮观,是鲁国的骄傲。周天子和鲁君都要专祭泰山。可见孔子常游于泰山自应有其深层次因由。《丘陵歌》寓意为推行仁道如同登泰山,陟梁甫的艰难。全诗中心乃仁道在迩,求之若远两句。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(《孟子·尽心上》),与他天下归仁的抱负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 从另一个意义上看,钓而不纲,弋不射宿表现了在体育活动中掌握分寸,做事适度。孟子也曾赞颂孔子不为已甚者(《孟子·离娄下》)。不做过分的事,具有中庸之德。中庸思想贯穿于孔子理论与实践活动的全过程。钓鱼、射猎,乃至各种游乐、体育活动,也可以说概莫能外。

    孔子的体育理念和实践,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之处,应当广泛深入地探索、研究。


中国弘儒网首页  网站文庙  新闻资讯  弘儒堂  圣品流通  儒学践行  儒学机构  文化合作  吉林市孔子学会  吉林市甲骨文学会  
 

Copyright © 2010 zghrw.com, 中国弘儒网 All Rights Reserved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吉ICP备10004012号
中国弘儒网  QQ:240214906
弘儒堂     网站建设吉林市阳光科技网络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