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弘儒网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儒家文化
行言方正循真谛
http://www.zghrw.com     时间:2010/4/4     来源:《江城日报》2005年12月28日6版     作者:马为良

[编者:明日清明,为怀念弘儒前辈,特刊吉林市孔子学会会长马为良先生文章]

 

行言方正循真谛

       ——怀念杜逸泊、孔令保先生

马为良

早该写一点文字来纪念两位贤友——北华大学文学院(原吉林师范学院)杜逸泊教授和作家孔令保先生。迟迟未能动笔,不只是由于心拙笔笨,更因为心理承受力太弱,“一度思卿一怆然”,怕再忆及他们。

2004年12月10日,杜逸泊教授吟鞭西指,杳然远行。意料之中,情理之“外”。教授毕竟八十晋一高龄,且卧病半年之久了,只是感情上难以接受。不意,刚刚“泪洒寒江哀杜老”,竟“朔风呜咽又哭君”——12月26日,孔令保先生溘逝!

这简直是个黑色的12月。时正患感冒,低热咳嗽,浑身难受。偏偏在这个时候,两位挚友相继离我而去,杳无归期。我这一场感冒,竟至百余日不愈,何以至此?

两位先生的德行文章常熠熠于脑际,两位好友的音容笑貌每历历于眼前,令我思念不断,哀伤不已。

杜老师倾毕生精力于教书育人,传经弘道。离休之后,犹“惟日孜孜,无敢逸豫”。市老干部大学、群众艺术馆、第二十三中学(孔子学校)、文庙博物馆……到处都活跃着他讲课的身影,回响着他教书的语音。在这些课堂,他不知费了多少心血,尽了多少义务。他还手创并主讲“《论语》、诗词班(又称读经班)”。这个班是以孔子研究会、白山书院的名义办的,所收费用全部用做活动经费,自己分文不取。去年5月,年已八十一高龄的杜老恳切地跟我说:“你给我代几天课吧,我调理调理身体。”我找不出推辞的“理由”……他病榻执笔,校对《论语诠释》书稿,其字画每呈锯齿状,终至力不胜管。杜老师弥留之际还殷殷嘱咐:“咱们那个班还得办哪!”

正如我向学员们承诺的那样,一定不负杜老师与孔先生的嘱托和期望,读经班一直在坚持着。《论语诠释》一书也在刘乃中先生、窦黎明先生、王月秋女士等,以及读经班和老干部大学学员们的关心支持下[按:这里原文还有市文庙博物馆、市孔子中学、市北山风景管理区等单位及负责人的相关文字,被编辑“精炼”了。]正式刊印,并于2005年8月10举行了出版发行座谈会。

“格物致知,诗书满腹,弘道传经,何惜疏于著述;鞠躬尽瘁,桃李成荫,高风亮节,真堪慰此平生(先生自述诗有“疏于著述鄙于钱”句)。”

杜逸泊教授是如此,孔令保先生亦然。

孔令保先生也当过教师,但后来以作家为职业,更多的是使用书面语言。作为孔子后裔,他在从事文学创作的同时,还致力于儒学的研究。继《孔令保文学作品选》(两集十卷本)、《孔令保诗选》(一、二集)等著作之后,近年来又相继出版了《论语释义》、《论语索引》等书。特别是被推选为吉林市孔子研究会会长以来,更是“心系鲁都勤著鞭”(先生自号“鲁都鞭士”),以古稀之年,谨承祖业,弘扬国学,心织笔耕,殚精竭虑,荷重行远,不肯息肩。本来,令保先生计划出“四书系列丛书”,还准备写《大学释义》、《中庸释义》、《孟子索引》、《论语箴言》等,时间之紧张,可想而知。尽管如此,先生还是为孔子研究会、白山书院花费了大量时间,倾注了大量心血。分别于2001年末和2003年末出版的《孔子思想研究论文集》和《孔子研究》论文集,总计40余万字,近80篇文章,他都亲自逐一阅过,甚至帮助作者斟酌文意,推敲字句,每至“夜半清灯映身影”。孔子研究会的活动,他常常是亲打电话,联络通知,自操电脑,传播信息。各种小型会议和交流活动经常在先生家里举行,还要提供饮食。这种交流活动既和谐融洽,又“和而不同”,时有争谏。“乐做贤诤友,甘当儒子牛”。有一次,先生甚至要自费组织大型笔会,开展大规模交流活动。后来,还是孔子学校承办了那次有众多学者、文人参加的,影响深广的“兴教弘文”笔会。

或者出于谦虚,或者出于摆脱事务性工作而集中精力从事研究和著述的考虑,令保先生以年事已高为由,推荐研究会新的负责人并积极筹备换届工作,多方奔走,广泛征求意见,多次举行换届筹备工作会议,亲拟方案和工作报告。只是由于客观情况的突然变化,换届工作没能在2004年如期完成。

事垂成,君遽逝;志未竟,我难承。两位先生的“后事”,我都没能尽心尽力做好。杜逸泊教授的诗稿《星河梦》,几经阅校、联系,虽有着落,但未能在12月10日前印行;孔令保先生未完成的遗稿由其次子孔德飚、张劲松夫妇写完《大学释义》、《中庸释义》和《论语箴言》,并合为一书出版,而我没有出力;读经班虽然还在坚持,但二位先生的遗愿是要办大、办好;在参加烟台经典教育潜能开发研讨会期间,同各地与会专家、学者(包括孔子学会的负责人)进行了广泛交流,也介绍了令保先生和逸泊教授的业绩,但许多事都还没有付诸实施……

“行言方正循真谛,文字亲和结善缘。意气劫余犹率性,风霜历尽更披肝。”令保先生这般执著,逸泊教授同样敬业。

二友远行,相聚无期。我虽然瘦了一些,但身体尚健,精神尚佳,时时不忘二友的嘱托,只是没能做好该做的事情,不足以告慰两位兄长。

(原载《江城日报》2005年12月28日6版)


中国弘儒网首页  网站文庙  新闻资讯  弘儒堂  圣品流通  儒学践行论坛  儒学机构  文化合作  吉林市孔子学会  吉林市甲骨文学会  
 

Copyright © 2010 zghrw.com, 中国弘儒网 All Rights Reserved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吉ICP备10004012号
中国弘儒网  QQ:240214906
弘儒堂     网站建设吉林市阳光科技网络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