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公三至十年
http://www.zghrw.com     时间:2010/4/23     来源:中国弘儒网     作者:Admin

 

三年

四年

五年

六年

七年

八年

九年

十年

 

 

 

成公三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三年,春,王正月,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曹伯伐鄭。

  傳: 三年,春,諸侯伐鄭,次于伯牛,討邲之役也,遂東侵鄭。鄭公子偃帥師禦之,使東鄙覆諸鄤,敗諸丘輿。皇戌如楚獻捷。

   

02.經: 辛亥,葬衛穆公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二月,公至自伐鄭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甲子,新宮災。三日哭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乙亥,葬宋文公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6.經: 夏,公如晉。

  傳: 夏,公如晉,拜汶陽之田。

   

07.經: 鄭公子去疾帥師伐許。

  傳: 許恃楚而不事鄭,鄭子良伐許。

   

08.經: 公至自晉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9.經: 無。

  傳: 晉人歸楚公子穀臣與連尹襄老之尸于楚,以求知罃。於是荀首佐中軍矣,故楚人許之。

王送知罃,曰:「子其怨我乎?」

對曰:「二國治戎,臣不才,不勝其任,以為俘馘。執事不以釁鼓,使歸卽戮,君之惠也。臣實不才,又誰敢怨?」王曰:「然則德我乎?」對曰:「二國圖其社稷,而求紓其民,各懲其忿,以相宥也。兩釋纍囚,以成其好。二國有好,臣不與及,其誰敢德?」

王曰:「子歸,何以報我?」

對曰:「臣不任受怨,君亦不任受德,無怨無德,不知所報。」

王曰:「雖然,必告不穀。」

對曰:「以君之靈,纍臣得歸骨於晉,寡君之以為戮,死且不朽。若從君之惠而免之,以賜君之外臣首;首其請於寡君,而以戮於宗,亦死且不朽。若不獲命,而使嗣宗職,次及於事,而帥偏師,以修封疆。雖遇執事,其弗敢違,其竭力致死,無有二心,以盡臣禮,所以報也。」

王曰:「晉未可與爭。」重為之禮,而歸之。

   

10.經: 秋,叔孫僑如帥師圍棘。

  傳: 秋,叔孫僑如圍棘,取汶陽之田。棘不服,故圍之。

   

11.經: 大雩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12.經: 晉郤克、衛孫良夫伐廧咎如。

  傳: 晉郤克、衛孫良夫伐廧咎如,討赤狄之餘焉。廧咎如潰,上失民也。

   

13.經: 冬,十有一月,晉侯使荀庚來聘。

  傳: 冬,十一月,晉侯使荀庚來聘,且尋盟。

衛侯使孫良夫來聘,且尋盟。

公問諸臧宣叔曰:「中行伯之於晉也,其位在三;孫子之於衛也,位為上卿,將誰先?」對曰:「次國之上卿,當大國之中,中當其下,下當其上大夫。小國之上卿,當大國之下卿,中當其上大夫,下當其下大夫。上下如是,古之制也。衛在晉,不得為次國。晉為盟主,其將先之。」丙午,盟晉;丁未,盟衛,禮也。

      

14.經:    衛侯使孫良夫來聘。

   傳: (上)

      

15.經:    丙午,及荀庚盟。

   傳: (上)

      

16.經:    丁未,及孫良夫盟。

   傳: (上)

      

17.經:    鄭伐許。

   傳: 無。

      

18.經:    無。

   傳: 十二月,甲戌,晉作六軍。韓厥、趙括、鞏朔、韓穿、荀騅、趙旃皆為卿,賞鞌之功也。

      

19.經:    無。

   傳: 齊侯朝于晉,將授玉。郤克趨進曰:「此行也,君為婦人之笑辱也,寡君未之敢任。」

晉侯享齊侯。齊侯視韓厥。韓厥曰:「君知厥也乎?」齊侯曰:「服改矣。」韓厥登,舉爵曰:「臣之不敢愛死,為兩君之在此堂也。」

   

20.經: 無。

  傳: 荀罃之在楚也,鄭賈人有將寘諸褚中以出。旣謀之,未行,而楚人歸之。賈人如晉,荀罃善視之,如實出己。賈人曰:「吾無其功,敢有其實乎?吾小人,不可以厚誣君子。」遂適齊。

 

 

 

 

成公四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四年,春,宋公使華元來聘。

  傳: 四年,春,宋華元來聘,通嗣君也。

   

02.經: 三月,壬申,鄭伯堅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杞伯來朝。

  傳: 杞伯來朝,歸叔姬故也。

   

04.經: 夏,四月,甲寅,臧孫許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公如晉。

  傳: 夏,公如晉。晉侯見公,不敬。季文子曰:「晉侯必不免。《詩》曰:『敬之敬之!天惟顯思,命不易哉!』夫晉侯之命,在諸侯矣,可不敬乎!」

   

06.經: 葬鄭襄公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7.經: 秋,公至自晉。

  傳: 秋,公至自晉,欲求成于楚而叛晉。季文子曰:「不可。晉雖無道,未可叛也。國大臣睦,而邇於我,諸侯聽焉,未可以貳。史佚之志有之曰:『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。』楚雖大,非吾族也,其肯字我乎?」公乃止。

   

08.經: 冬,城鄆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9.經: 鄭伯伐許。

  傳: 冬,十一月,鄭公孫申帥師疆許田。許人敗諸展陂。鄭伯伐許,取鉏任、泠敦之田。

晉欒書將中軍,荀首佐之,士燮佐上軍,以救許伐鄭,取泛、祭。

楚子反救鄭,鄭伯與許男訟焉,皇戌攝鄭伯之辭。子反不能決也,曰:「君若辱在寡君,寡君與其二三臣,共聽兩君之所欲,成其可知也。不然,側不足以知二國之成。」

   

10.經: 無。

  傳: 晉趙嬰通于趙莊姬。(佑案:此句宜與下年傳「原、屏放諸齊」連讀之。)

 

 

 

 

成公五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無。

  傳: 五年,春,原、屏放諸齊。嬰曰:「我在,故欒氏不作;我亡,吾二昆其憂哉。且人各有能,有不能,舍我,何害?」弗聽。

嬰夢天使謂己:「祭余,余福女。」使問諸士貞伯。貞伯曰:「不識也。」旣而告其人曰:「神福仁而禍淫。淫而無罰,福也。祭,其得亡乎?」祭之,之明日而亡。

   

02.經: 五年,春,王正月,杞叔姬來歸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仲孫蔑如宋。

  傳: 孟獻子如宋,報華元也。

   

04.經: 夏,叔孫僑如會晉荀首于穀。

  傳: 夏,晉荀首如齊逆女,故宣伯餫諸穀。

     

05.經: 梁山崩。

  傳: 梁山崩,晉侯以傳召伯宗。

伯宗辟重,曰:「辟傳!」重人曰:「待我,不如捷之速也。」問其所。曰:「絳人也。」問絳事焉。曰:「梁山崩,將召伯宗謀之。」問將若之何。

曰:「山有朽壤而崩,可若何?國主山川,故山崩川竭,君為之不舉、降服、乘縵、徹樂、出次,祝幣,史辭,以禮焉。其如此而已。雖伯宗,若之何?」

伯宗請見之。不可。遂以告,而從之。

   

06.經: 秋,大水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7.經: 無。

  傳: 許靈公愬鄭伯于楚。六月,鄭悼公如楚訟,不勝,楚人執皇戌及子國。故鄭伯歸,使公子偃請成于晉。秋,八月,鄭伯及晉趙同盟于垂棘。

   

08.經: 無。

  傳: 宋公子圍龜為質于楚而歸,華元享之。請鼓噪以出,鼓噪以復入,曰:「習攻華氏。」宋公殺之。

    

  傳: 冬,同盟于蟲牢,鄭服也。

諸侯謀復會,宋公使向為人辭以子靈之難。

    

09.經: 冬,十有一月,己酉,天王崩。

  傳: 十一月,己酉,定王崩。

   

10.經: 十有二月,己丑,公會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邾子、杞伯同盟于蟲牢。

  傳: (上)

 

 

 

 

成公六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六年,春,王正月,公至自會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2.經: 無。

  傳: 六年,春,鄭伯如晉拜成,子游相,授玉于東楹之東。士貞伯曰:「鄭伯其死乎!自弃也已。視流而行速,不安其位,宜不能久。」

   

03.經: 二月,辛巳,立武宮。

  傳: 二月,季文子以鞌之功立武宮,非禮也。聽於人以救其難,不可以立武。立武由己,非由人也。

   

04.經: 取鄟。

  傳: 取鄟,言易也。

     

05.經: 衛孫良夫帥師侵宋。

  傳: 三月,晉伯宗、夏陽說、衛孫良夫、甯相、鄭人、伊雒之戎、陸渾、蠻氏侵宋,以其辭會也。師于鍼。

衛人不保。說欲襲衛,曰:「雖不可入,多俘而歸,有罪不及死。」伯宗曰:「不可。衛唯信晉,故師在其郊,而不設備。若襲之,是弃信也。雖多衛俘,而晉無信,何以求諸侯?」乃止。師還,衛人登陴。

   

06.經: 無。

  傳: 晉人謀去故絳,諸大夫皆曰:「必居郇、瑕氏之地,沃饒而近盬,國利君樂,不可失也。」

韓獻子將新中軍,且為僕大夫。公揖而入,獻子從。公立於寢庭,謂獻子曰:「何如?」對曰:「不可。郇、瑕氏土薄水淺,其惡易覯。易覯則民愁,民愁則墊隘,於是乎有沈溺重膇之疾。不如新田,土厚水深,居之不疾,有汾、澮以流其惡,且民從教,十世之利也。夫山、澤、林、盬,國之寶也。國饒,則民驕佚。近寶,公室乃貧。不可謂樂。」公說,從之。

夏,四月,丁丑,晉遷于新田。

   

07.經: 夏,六月,邾子來朝。

  傳: 無。

    

  傳: 六月,鄭悼公卒。

    

08.經: 公孫嬰齊如晉。

  傳: 子叔聲伯如晉,命伐宋。

   

09.經: 壬申,鄭伯費卒。

  傳: (上)

   

10.經: 秋,仲孫蔑、叔孫僑如帥師侵宋。

  傳: 秋,孟獻子、叔孫宣伯侵宋,晉命也。

   

11.經: 楚公子嬰齊帥師伐鄭。

  傳: 楚子重伐鄭,鄭從晉故也。

   

12.經: 冬,季孫行父如晉。

  傳: 冬,季文子如晉,賀遷也。

   

13.經: 晉欒書帥師救鄭。

  傳: 晉欒書救鄭,與楚師遇於繞角。楚師還。晉師遂侵蔡。楚公子申、公子成,以申、息之師救蔡,禦諸桑隧。

趙同、趙括,欲戰,請於武子,武子將許之。

知莊子、范文子、韓獻子諫曰:「不可。吾來救鄭,楚師去我,吾遂至於此,是遷戮也。戮而不已,又怒楚師,戰必不克。雖克,不令。成師以出,而敗楚之二縣,何榮之有焉?若不能敗,為辱已甚,不如還也。」乃遂還。

於是軍帥之欲戰者眾。或謂欒武子曰:「聖人與眾同欲,是以濟事,子盍從眾?子為大政,將酌於民者也。子之佐十一人,其不欲戰者,三人而已。欲戰者可謂眾矣。商書曰:『三人占,從二人』,眾故也。」武子曰:「善鈞從眾。夫善,眾之主也。三卿為主,可謂眾矣。從之,不亦可乎?」

 

 

 

 

成公七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七年,春,王正月,鼷鼠食郊牛角,改卜牛。鼷鼠又食其角,乃免牛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2.經: 吳伐郯。

  傳: 七年,春,吳伐郯,郯成。

季文子曰:「中國不振旅,蠻夷入伐,而莫之或恤。無弔者也夫!《詩》曰:『不弔昊天,亂靡有定』,其此之謂乎!有上不弔,其誰不受亂?吾亡無日矣。」君子曰:「知懼如是,斯不亡矣。」

   

03.經: 無。

  傳: 鄭子良相成公以如晉,見,且拜師。

   

04.經: 夏,五月,曹伯來朝。

  傳: 夏,曹宣公來朝。

     

05.經: 不郊,猶三望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6.經: 秋,楚公子嬰齊帥師伐鄭。

  傳: 秋,楚子重伐鄭,師于氾。諸侯救鄭。鄭共仲、侯羽,軍楚師,囚鄖公鍾儀,獻諸晉。

八月,同盟于馬陵,尋蟲牢之盟,且莒服故也。

晉人以鍾儀歸,囚諸軍府。)

   

07.經: 公會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子、杞伯救鄭。八月,戊辰,同盟于馬陵。

  傳: (上)

   

08.經: 公至自會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9.經: 吳入州來。

  傳: 楚圍宋之役,師還,子重請取於申、呂以為賞田。王許之。申公巫臣曰:「不可。此申、呂所以邑也,是以為賦,以御北方。若取之,是無申、呂也,晉、鄭必至于漢。」王乃止。子重是以怨巫臣。子反欲取夏姬,巫臣止之,遂取以行,子反亦怨之。

及共王卽位,子重、子反殺巫臣之族,子閻、子蕩及清尹弗忌,及襄老之子黑要,而分其室。子重取子閻之室,使沈尹與王子罷分子蕩之室,子反取黑要與清尹之室。

巫臣自晉遺二子書,曰:「爾以讒慝貪婪事君,而多殺不辜,余必使爾罷於奔命以死。」

巫臣請使於吳,晉侯許之。吳子壽夢說之。乃通吳於晉,以兩之一卒適吳,舍偏兩之一焉。與其射御,教吳乘車,教之戰陳,教之叛楚。寘其子狐庸焉,使為行人於吳。

吳始伐楚、伐巢、伐徐,子重奔命。馬陵之會,吳入州來,子重自鄭奔命。子重、子反於是乎一歲七奔命。蠻夷屬於楚者,吳盡取之,是以始大,通吳於上國。

      

10.經:    冬,大雩。

   傳: 無。

   

11.經: 衛孫林父出奔晉。

  傳: 衛定公惡孫林父。冬,孫林父出奔晉。衛侯如晉,晉反戚焉。

 

 

 

 

成公八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八年,春,晉侯使韓穿來言汶陽之田,歸之于齊。

  傳: 八年,春,晉侯使韓穿來言汶陽之田,歸之于齊。

季文子餞之,私焉,曰:「大國制義,以為盟主,是以諸侯懷德畏討,無有貳心。謂汶陽之田,敝邑之舊也,而用師於齊,使歸諸敝邑。今有二命,曰:『歸諸齊。』信以行義,義以成命,小國所望而懷也。信不可知,義無所立,四方諸侯,其誰不解體?《詩》曰:『女也不爽,士貳其行。士也罔極,二三其德。』七年之中,一與一奪,二三孰甚焉?士之二三,猶喪妃耦,而況霸主?霸主將德是以,而二三之,其何以長有諸侯乎?《詩》曰:『猶之未遠,是用大簡。』行父懼晉之不遠猶,而失諸侯也,是以敢私言之。」

   

02.經: 晉欒書帥師侵蔡。

  傳: 晉欒書侵蔡,遂侵楚,獲申驪。

楚師之還也,晉侵沈,獲沈子揖初,從知、范、韓也。君子曰:「從善如流,宜哉!《詩》曰:『愷悌君子,遐不作人?』求善也夫!作人,斯有功績矣。」

是行也,鄭伯將會晉師,門于許東門,大獲焉。

   

03.經: 公孫嬰齊如莒。

  傳: 聲伯如莒,逆也。

   

04.經: 宋公使華元來聘。

  傳: 宋華元來聘,聘共姬也。

     

05.經: 夏,宋公使公孫壽來納幣。

  傳: 夏,宋公使公孫壽來納幣,禮也。

   

06.經: 晉殺其大夫趙同、趙括。

  傳: 晉趙莊姬為趙嬰之亡故,譖之于晉侯,曰:「原、屏將為亂。」欒、郤為徵。

六月,晉討趙同、趙括。

武從姬氏畜于公宮。

以其田與祁奚。

韓厥言於晉侯曰:「成季之勳,宣孟之忠,而無後,為善者其懼矣。三代之令王,皆數百年保天之祿。夫豈無辟王?賴前哲以免也。周書曰:『不敢侮鰥寡。』,所以明德也。」

乃立武,而反其田焉。

   

07.經: 秋,七月,天子使召來賜公命。

  傳: 秋,召桓公來賜公命。

   

08.經: 無。

  傳: 晉侯使申公巫臣如吳,假道于莒。與渠丘公立於池上,曰:「城已惡。」莒子曰:「辟陋在夷,其孰以我為虞?」對曰:「夫狡焉思啟封疆,以利社稷者,何國蔑有?唯然,故多大國矣。唯或思或縱也。勇夫重閉,況國乎?」

   

09.經: 冬,十月,癸卯,杞叔姬卒。

  傳: 冬,杞叔姬卒。來歸自杞,故書。

   

10.經: 晉侯使士燮來聘。

  傳: 晉士燮來聘,言伐郯也,以其事吳故。

公賂之,請緩師。文子不可,曰:「君命無貳,失信不立。禮無加貨,事無二成。君後諸侯,是寡君不得事君也。燮將復之。」季孫懼,使宣伯帥師會伐郯。

   

11.經: 叔孫僑如會晉士燮、齊人、邾人伐郯。

  傳: (上)

   

12.經: 衛人來媵。

  傳: 衛人來媵共姬,禮也。凡諸侯嫁女,同姓媵之,異姓則否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成公九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九年,春,王正月,杞伯來逆叔姬之喪以歸。

  傳: 九年,春,杞桓公來逆叔姬之喪,請之也。杞叔姬卒,為杞故也。逆叔姬,為我也。

   

02.經: 公會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杞伯,同盟于蒲。

  傳: 為歸汶陽之田故,諸侯貳於晉。晉人懼,會於蒲,以尋馬陵之盟。

季文子謂范文子曰:「德則不競,尋盟何為?」

范文子曰:「勤以撫之,寬以待之,堅彊以御之,明神以要之,柔服而伐貳,德之次也。」

是行也,將始會吳,吳人不至。

   

03.經: 公至自會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二月,伯姬歸于宋。

  傳: 二月,伯姬歸于宋。

     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楚人以重賂求鄭,鄭伯會楚公子成于鄧。

   

06.經: 夏,季孫行父如宋致女。

  傳: 夏,季文子如宋致女,復命,公享之。賦《韓奕》之五章。穆姜出于房,再拜,曰:「大夫勤辱,不忘先君,以及嗣君,施及未亡人,先君猶有望也。敢拜大夫之重勤。」又賦《綠衣》之卒章而入。

   

07.經: 晉人來媵。

  傳: 晉人來媵,禮也。

   

08.經: 秋,七月,丙子,齊侯無野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9.經: 晉人執鄭伯。

  傳: 秋,鄭伯如晉,晉人討其貳於楚也,執諸銅鞮。

   

10.經: 晉欒書帥師伐鄭。

  傳: 欒書伐鄭,鄭人使伯蠲行成,晉人殺之,非禮也。兵交,使在其間可也。

楚子重侵陳以救鄭。

   

11.經: 無。

  傳: 晉侯觀于軍府,見鍾儀。問之曰:

「南冠而縶者,誰也?」

有司對曰:「鄭人所獻楚囚也。」使稅之。

召而弔之。再拜稽首。問其族。對曰:「泠人也。」公曰:「能樂乎?」對曰:「先父之職官也,敢有二事?」

使與之琴,操南音。

公曰:「君王何如?」對曰:「非小人之所得知也。」

固問之。對曰:「其為太子也,師、保奉之,以朝于嬰齊而夕于側也。不知其他。」

公語范文子。文子曰:「楚囚,君子也。言稱先職,不背本也;樂操土風,不忘舊也;稱大子,抑無私也;名其二卿,尊君也。不背本,仁也;不忘舊,信也;無私,忠也;尊君,敏也。仁以接事,信以守之,忠以成之,敏以行之。事雖大,必濟。君盍歸之,使合晉、楚之成?」

公從之,重為之禮,使歸求成。

   

12.經: 冬,十有一月,葬齊頃公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13.經: 楚公子嬰齊帥師伐莒。庚申,莒潰。楚人入鄆。

  傳: 冬,十一月,楚子重自陳伐莒,圍渠丘。渠丘城惡,眾潰,奔莒。戊申,楚入渠丘。莒人囚楚公子平。楚人曰:「勿殺,吾歸而俘。」莒人殺之。楚師圍莒。莒城亦惡,庚申,莒潰。楚遂入鄆,莒無備故也。

君子曰:「恃陋而不備,罪之大者也,備豫不虞,善之大者也。莒恃其陋,而不脩城郭,浹辰之間,而楚克其三都,無備也夫!詩曰:『雖有絲、麻,無弃菅、蒯;雖有姬、姜,無弃蕉萃;凡百君子,莫不代匱。』言備之不可以已也。」

      

14.經:    秦人、白狄伐晉。

   傳: 秦人、白狄伐晉,諸侯貳故也。

      

15.經:    鄭人圍許。

   傳: 鄭人圍許,示晉不急君也。是則公孫申謀之,曰:「我出師以圍許,為將改立君者,而紓晉使,晉必歸君。」

      

16.經:    城中城。

   傳: 城中城,書,時也。

   

17.經: 無。

  傳: 十二月,楚子使公子辰如晉,報鍾儀之使,請脩好、結成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成公十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無。

  傳: 十年,春,晉侯使糴茷如楚,報大宰子商之使也。

   

02.經: 十年,春,衛侯之弟黑背帥師侵鄭。

  傳: 衛子叔黑背侵鄭,晉命也。

   

03.經: 夏,四月,五卜郊,不從,乃不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五月,公會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曹伯,伐鄭。

  傳: 鄭公子班聞叔申之謀。三月,子如立公子繻。夏,四月,鄭人殺繻,立髡頑,子如奔許。欒武子曰:「鄭人立君,我執一人焉,何益?不如伐鄭而歸其君,以求成焉。」晉侯有疾,五月,晉立太子州蒲以為君,而會諸侯伐鄭。鄭子罕賂以襄鐘,子然盟于修澤,子駟為質。辛巳,鄭伯歸。

     

05.經: 齊人來媵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6.經: 丙午,晉侯獳卒。

  傳: 晉侯夢大厲,被髪及地,搏膺而踴,曰:「殺余孫,不義。余得請於帝矣!」壞大門及寢門而入。公懼,入于室。又壞戶。公覺,召桑田巫。巫言如夢。公曰:「何如?」曰:「不食新矣。」

公疾病,求醫于秦。秦伯使醫緩為之。未至,公夢疾為二豎子,曰:「彼,良醫也,懼傷我,焉逃之?」其一曰:「居肓之上,膏之下,若我何?」

醫至,曰:「疾不可為也,在肓之上,膏之下,攻之不可,達之不及,藥不至焉,不可為也。」公曰:「良醫也。」厚為之禮而歸之。

六月,丙午,晉侯欲麥,使甸人獻麥,饋人為之。召桑田巫,示而殺之。將食,張,如廁,陷而卒。小臣有晨夢負公以登天,及日中,負晉侯出諸廁,遂以為殉。

   

07.經: 無。

  傳: 鄭伯討立君者,戊申,殺叔申、叔禽。君子曰:「忠為令德,非其人猶不可,況不令乎?」

   

08.經: 秋,七月,公如晉。

  傳: 秋,公如晉。晉人止公,使送葬。於是糴茷未反。

   

09.經: 無。

  傳: 冬,葬晉景公。公送葬,諸侯莫在。魯人辱之,故不書,諱之也。

   

10.經: 冬,十月。

  傳: 無。

 

 

 

 


中国弘儒网首页  网站文庙  新闻资讯  弘儒堂  圣品流通  儒学践行  儒学机构  文化合作  吉林市孔子学会  吉林市甲骨文学会  
 

Copyright © 2010 zghrw.com, 中国弘儒网 All Rights Reserved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吉ICP备10004012号
中国弘儒网  QQ:240214906
弘儒堂     网站建设吉林市阳光科技网络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