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公三至十一年
http://www.zghrw.com     时间:2010/4/23     来源:中国弘儒网     作者:Admin

 

三年

四年

五年

六年

七年

八年

九年

十年

十一年

 

 

 

宣公三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三年,春,王正月,郊牛之口傷,改卜牛。牛死,乃不郊。猶三望。

  傳: 三年,春,不郊,而望,皆非禮也。望,郊之屬也。不郊,亦無望可也。

   

02.經: 葬匡王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無。

  傳: 晉侯伐鄭,及郔。鄭及晉平,士會入盟。

   

04.經: 楚子伐陸渾之戎。

  傳: 楚子伐陸渾之戎,

遂至於雒,觀兵于周疆。

定王使王孫滿勞楚子。楚子問鼎之大小、輕重焉。對曰:

「在德不在鼎。昔夏之方有德也,遠方圖物,貢金九牧,鑄鼎象物,百物而為之備,使民知神、姦。故民入川澤、山林,不逢不若。螭魅罔兩,莫能逢之。用能協于上下,以承天休。桀有昏德,鼎遷于商,載祀六百。商紂暴虐,鼎遷于周。德之休明,雖小,重也。其姦回昏亂,雖大,輕也。天祚明德,有所厎止。成王定鼎于郟鄏,卜世三十,卜年七百,天所命也。周德雖衰,天命未改。鼎之輕重,未可問也。」

     

05.經: 夏,楚人侵鄭。

  傳: 夏,楚人侵鄭,鄭卽晉故也。

   

06.經: 秋,赤狄侵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7.經: 宋師圍曹。

  傳: 宋文公卽位三年,殺母弟須及昭公子,武氏之謀也。使戴、桓之族攻武氏於司馬子伯之館,盡逐武、穆之族。武、穆之族以曹師伐宋。秋,宋師圍曹,報武氏之亂也。

   

08.經: 冬,十月,丙戌,鄭伯蘭卒。

  傳: 冬,鄭穆公卒。

初,鄭文公有賤妾曰燕姞,夢天使與己蘭,曰:「余為伯儵。余,而祖也。以是為而子。以蘭有國香,人服媚之如是。」旣而文公見之,與之蘭而御之。辭曰:「妾不才,幸而有子。將不信,敢徵蘭乎?」公曰:「諾。」生穆公,名之曰:「蘭。」

文公報鄭子之妃,曰:「陳媯。」,生子華、子臧。子臧得罪而出。誘子華而殺之南里,使盜殺子臧於陳、宋之閒。又娶于江,生公子士。朝于楚,楚人鴆之,及葉而死。又娶于蘇,生子瑕、子俞彌。俞彌早卒。泄駕惡瑕,文公亦惡之,故不立也。公逐羣公子,公子蘭奔晉,從晉文公伐鄭。石癸曰:「吾聞姬、姞耦,其子孫必蕃。姞,吉人也,后稷之元妃也。今公子蘭,姞甥也,天或啟之,必將為君,其後必蕃。先納之,可以亢寵。」與孔將鉏、侯宣多納之,盟于大宮而立之,以與晉平。

穆公有疾,曰:「蘭死,吾其死乎!吾所以生也。」刈蘭而卒。

   

09.經: 葬鄭穆公。

  傳: 無。

 

 

 

 

宣公四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四年,春,王正月,公及齊侯平莒及郯。莒人不肯。公伐莒,取向。

  傳: 四年,春,公及齊侯平莒及郯,莒人不肯。公伐莒,取向,非禮也。平國以禮,不以亂。伐而不治,亂也。以亂平亂,何治之有?無治,何以行禮?

   

02.經: 秦伯稻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夏,六月,乙酉,鄭公子歸生弒其君夷。

  傳: 楚人獻黿於鄭靈公。公子宋與子家將見。子公之食指動,以示子家,曰:「他日我如此,必嘗異味。」及入,宰夫將解黿,相視而笑。公問之,子家以告。及食大夫黿,召子公而弗與也。子公怒,染指於鼎,嘗之而出。公怒,欲殺子公。子公與子家謀先。子家曰:「畜老,猶憚殺之,而況君乎?」反譖子家。子家懼而從之。夏,弒靈公。

書曰:「鄭公子歸生弒其君夷。」,權不足也。君子曰:「仁而不武,無能達也。凡弒君,稱君,君無道也;稱臣,臣之罪也。」

鄭人立子良。辭曰:「以賢,則去疾不足;以順,則公子堅長。」乃立襄公。

襄公將去穆氏,而舍子良。

子良不可,曰:「穆氏宜存,則固願也。若將亡之,則亦皆亡,去疾何為?」乃舍之,皆為大夫。

   

04.經: 赤狄侵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秋,公如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6.經: 公至自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7.經: 無。

  傳: 初,楚司馬子良生子越椒。子文曰:「必殺之!是子也,熊虎之狀而豺狼之聲;弗殺,必滅若敖氏矣。諺曰:『狼子野心。』是乃狼也,其可畜乎?」子良不可。子文以為大戚。及將死,聚其族,曰:「椒也知政,乃速行矣,無及於難。」且泣曰:「鬼猶求食,若敖氏之鬼不其餒而!」

及令尹子文卒,鬭般為令尹,子越為司馬。

蔿賈為工正,譖子揚而殺之,子越為令尹,己為司馬。子越又惡之,乃以若敖氏之族,圄伯嬴於轑陽而殺之,遂處烝野,將攻王。

王以三王之子為質焉,弗受。師于漳澨。

秋,七月,戊戌,楚子與若敖氏戰于皐滸。伯棼射王,汰輈,及鼓跗,著於丁寧。又射,汰輈,以貫笠轂。師懼,退。王使巡師曰:「吾先君文王克息,獲三矢焉,伯棼竊其二,盡於是矣。」鼓而進之,遂滅若敖氏。

初,若敖氏娶於 ,生鬭伯比。若敖卒,從其母畜於 ,淫於 子之女,生子文焉。 夫人使弃諸夢中。虎乳之。 子田,見之,懼而歸。夫人以告,遂使收之。楚人謂乳「穀」,謂虎「於菟」,故命之曰:「鬭穀於菟。」,以其女妻伯比。實為令尹子文。

其孫箴尹克黃使於齊,還及宋,聞亂。其人曰:「不可以入矣。」箴尹曰:「棄君之命,獨誰受之?君,天也,天可逃乎?」遂歸,復命,而自拘於司敗。王思子文之治楚國也,曰:「子文無後,何以勸善?」使復其所,改命曰:「生。」

   

08.經: 冬,楚子伐鄭。

  傳: 冬,楚子伐鄭,鄭未服也。

 

 

 

 

宣公五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五年,春,公如齊。

  傳: 五年,春,公如齊。高固使齊侯止公,請叔姬焉。

   

02.經: 夏,公至自齊。

  傳: 夏,公至自齊,書過也。

   

03.經: 秋,九月,齊高固來逆叔姬。

  傳: 秋,九月,齊高固來逆女,自為也。故書曰「逆叔姬」,卿自逆也。

   

04.經: 叔孫得臣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冬,齊高固及子叔姬來。

  傳: 冬,來,反馬也。

   

06.經: 楚人伐鄭。

  傳: 楚子伐鄭。陳及楚平。晉荀林父救鄭,伐陳。

 

 

 

 

宣公六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六年,春,晉趙盾、衛孫免侵陳。

  傳: 六年,春,晉、衛侵陳,陳卽楚故也。

   

02.經: 夏,四月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無。

  傳: 夏,定王使子服求后于齊。

   

04.經: 秋,八月,螽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秋,赤狄伐晉,圍懷及邢丘。晉侯欲伐之。中行桓子曰:「使疾其民,以盈其貫。將可殪也。周書曰:『殪戎殷』,此類之謂也。」

   

06.經: 冬,十月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7.經: 無。

  傳: 冬,召桓公逆王后于齊。

   

08.經: 無。

  傳: 楚人伐鄭,取成而還。

   

09.經: 無。

  傳: 鄭公子曼滿與王子伯廖語,欲為卿。伯廖告人曰:「無德而貪,其在《周易》豐 之離 ,弗過之矣。」閒一歲,鄭人殺之。

 

 

 

 

宣公七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七年,春,衛侯使孫良夫來盟。

  傳: 七年,春,衛孫桓子來盟,始通。且謀會晉也。

   

02.經: 夏,公會齊侯伐萊。

  傳: 夏,公會齊侯伐萊,不與謀也。凡師出,與謀曰「及」,不與謀曰「會」。

   

03.經: 秋,公至自伐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大旱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赤狄侵晉,取向陰之禾。

   

06.經: 冬,公會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于黑壤。

  傳: 鄭及晉平,公子宋之謀也,故相鄭伯以會。冬,盟于黑壤。王叔桓公臨之,以謀不睦。

晉侯之立也,公不朝焉,又不使大夫聘,晉人止公于會。盟于黃父,公不與盟。以賂免。故黑壤之盟不書,諱之也。

 

 

 

 

宣公八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八年,春,公至自會。

  傳: 無。

    

  傳:   八年,春,白狄及晉平。夏,會晉伐秦。晉人獲秦諜,殺諸絳市,六日而蘇。

    

02.經: 夏,六月,公子遂如齊,至黃乃復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辛巳,有事于太廟,仲遂卒于垂。壬午,猶繹。萬入,去籥。

  傳: 有事于太廟,襄仲卒而繹,非禮也。

   

04.經: 戊子,夫人嬴氏薨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晉師、白狄伐秦。

  傳: (上)

   

06.經: 楚人滅舒蓼。

  傳: 楚為眾舒叛,故伐舒蓼,滅之。楚子疆之。及滑汭,盟吳、越而還。

   

07.經: 秋,七月,甲子,日有食之,旣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8.經: 無。

  傳: 晉胥克有蠱疾,郤缺為政。秋,廢胥克,使趙朔佐下軍。

   

09.經: 冬,十月,己丑,葬我小君敬嬴。雨,不克葬。庚寅,日中而克葬。

  傳: 冬,葬敬嬴,旱,無麻,始用葛茀。雨,不克葬,禮也。禮,卜葬,先遠日,避不懷也。

   

10.經: 城平陽。

  傳: 城平陽,書時也。

   

11.經: 楚師伐陳。

  傳: 陳及晉平。楚師伐陳,取成而還。

 

 

 

 

宣公九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九年,春,王正月,公如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2.經: 公至自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夏,仲孫蔑如京師。

  傳: 九年,春,王使來徵聘。夏,孟獻子聘於周。王以為有禮,厚賄之。

   

04.經: 齊侯伐萊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秋,取根牟。

  傳: 秋,取根牟,言易也。

   

06.經: 八月,滕子卒。

  傳: 滕昭公卒。

   

07.經: 九月,晉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會于扈。

  傳: 會于扈,討不睦也。

陳侯不會,晉荀林父以諸侯之師伐陳。

晉侯卒于扈,乃還。

   

08.經: 晉荀林父帥師伐陳。

  傳: (上)

   

09.經: 辛酉,晉侯黑臀卒于扈。

  傳: (上)

   

10.經: 冬,十月,癸酉,衛侯鄭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11.經: 宋人圍滕。

  傳: 冬,宋人圍滕,因其喪也。

    

  傳: 陳靈公與孔寧、儀行父通於夏姬,皆衷其衵服,以戲于朝。洩冶諫曰:「公卿宣淫,民無效焉,且聞不令。君其納之!」公曰:「吾能改矣。」公告二子。二子請殺之,公弗禁,遂殺洩冶。

孔子曰:「《詩》云:『民之多辟,無自立辟。』其洩冶之謂乎!」

    

12.經: 楚子伐鄭。

  傳: 楚子為厲之役故,伐鄭。

   

13.經: 晉郤缺帥師救鄭。

  傳: 晉郤缺救鄭。鄭伯敗楚師于柳棼。國人皆喜,唯子良憂曰:「是國之災也,吾死無日矣。」

   

14.經: 陳殺其大夫洩冶。

    

 

 

 

宣公十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年,春,公如齊。

  傳: 十年,春,公如齊。

齊侯以我服故,歸濟西之田。

   

02.經: 公至自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齊人歸我濟西田。

  傳: (上)

   

04.經: 夏,四月,丙辰,日有食之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己巳,齊侯元卒。

  傳: 夏,齊惠公卒。

夏,齊惠公卒。崔杼有寵於惠公,高、國畏其偪也,公卒而逐之,奔衛。書曰「崔氏」,非其罪也;且告以族,不以名。凡諸侯之大夫違,告於諸侯曰:「某氏之守臣某,失守宗廟,敢告。」所有玉帛之使者則告;不然,則否。

   

06.經: 齊崔氏出奔衛。

  傳: (上)

   

07.經: 公如齊。

  傳: 公如齊奔喪。

   

08.經: 五月,公至自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9.經: 癸巳,陳夏徵舒弒其君平國。

  傳: 陳靈公與孔寧、儀行父飲酒於夏氏。公謂行父曰:「徵舒似女。」對曰:「亦似君。」徵舒病之。公出,自其廄射而殺之。二子奔楚。

   

10.經: 六月,宋師伐滕。

  傳: 滕人恃晉而不事宋,六月,宋師伐滕。

   

11.經: 公孫歸父如齊。葬齊惠公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12.經: 晉人、宋人、衛人、曹人伐鄭。

  傳: 鄭及楚平,諸侯之師伐鄭,取成而還。

   

13.經: 秋,天王使王季子來聘。

  傳: 秋,劉康公來報聘。

      

14.經:    公孫歸父帥師伐邾,取繹。

   傳: 師伐邾,取繹。

      

15.經:    大水。

   傳: 無。

      

16.經:    季孫行父如齊。

   傳: 季文子初聘于齊。

      

17.經:    冬,公孫歸父如齊。

   傳: 冬,子家如齊,伐邾故也。

      

18.經:    齊侯使國佐來聘。

   傳: 國武子來報聘。

      

19.經:    饑。

   傳: 無。

      

20.經:    楚子伐鄭。

   傳: 楚子伐鄭。晉士會救鄭。逐楚師于潁北。諸侯之師戍鄭。

   

21.經: 無。

  傳: 鄭子家卒。鄭人討幽公之亂,斲子家之棺,而逐其族。改葬幽公,謚之曰「靈」。

 

 

 

宣公十一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有一年,春,王正月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2.經: 夏,楚子、陳侯、鄭伯盟于辰陵。

  傳: 十一年,春,楚子伐鄭及櫟。子良曰:「晉、楚不務德而兵爭,與其來者可也。晉、楚無信,我焉得有信?」乃從楚。夏,楚盟于辰陵,陳、鄭服也。

   

03.經: 公孫歸父會齊人伐莒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無。

  傳: 楚左尹子重侵宋,王待諸郔。

     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令尹蔿艾獵城沂,使封人慮事,以授司徒。量功命日,分財用,平板榦,稱畚築,程土物,議遠邇,略基趾,具餱糧,度有司。事三旬而成,不愆于素。

   

06.經: 秋,晉侯會狄于欑函。

  傳: 晉郤成子求成于眾狄。眾狄疾赤狄之役,遂服于晉。秋,會于欑函,眾狄服也。

是行也,諸大夫欲召狄。郤成子曰:「吾聞之:非德,莫如勤,非勤,何以求人?能勤,有繼。其從之也。《詩》曰:『文王既勤止。』文王猶勤,況寡德乎?」

   

07.經: 冬,十月,楚人殺陳夏徵舒。

  傳: 冬,楚子為陳夏氏亂故,伐陳。謂陳人:「無動!將討於少西氏」。遂入陳,殺夏徵舒,轘諸栗門。

因縣陳。陳侯在晉。

申叔時使於齊,反,復命而退。王使讓之,曰:「夏徵舒為不道,弒其君,寡人以諸侯討而戮之,諸侯、縣公皆慶寡人,女獨不慶寡人,何故?」對曰:「猶可辭乎?」王曰:「可哉!」曰:「夏徵舒弒其君,其罪大矣;討而戮之,君之義也。抑人亦有言曰:『牽牛以蹊人之田,而奪之牛。牽牛以蹊者,信有罪矣;而奪之牛,罰已重矣。』諸侯之從也,曰:「討有罪也。」,今縣陳,貪其富也。以討召諸侯,而以貪歸之,無乃不可乎?」王曰:「善哉!吾未之聞也。反之,可乎?」對曰:「吾儕小人所謂『取諸其懷而與之』也。」

乃復封陳。鄉取一人焉以歸,謂之夏州。故書曰:「楚子入陳。納公孫寧、儀行父于陳」,書有禮也。)

   

08.經: 丁亥,楚子入陳。

  傳: (上)

   

09.經: 納公孫寧、儀行父于陳。

  傳: (上)

   

10.經: 無。

  傳: 厲之役,鄭伯逃歸,自是楚未得志焉。鄭旣受盟于辰陵,又徼事于晉。(佑案:此宜與下年傳「十二年,春,楚子圍鄭」連讀。)

 

 


中国弘儒网首页  网站文庙  新闻资讯  弘儒堂  圣品流通  儒学践行  儒学机构  文化合作  吉林市孔子学会  吉林市甲骨文学会  
 

Copyright © 2010 zghrw.com, 中国弘儒网 All Rights Reserved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吉ICP备10004012号
中国弘儒网  QQ:240214906
弘儒堂     网站建设吉林市阳光科技网络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