僖公二十五至二十七年
http://www.zghrw.com     时间:2010/4/22     来源:中国弘儒网     作者:Admin

 

二十五年

二十六年

二十七年

 

 

僖公二十五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二十有五年,春,王正月,丙午,衛侯毀滅邢。

  傳: 二十五年,春,衛人伐邢,二禮從國子巡城,掖以赴外,殺之。正月,丙午,衛侯毀滅邢。同姓也,故名。禮至為銘曰:「余掖殺國子,莫余敢止。」

   

02.經: 夏,四月,癸酉,衛侯毀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宋蕩伯姬來逆婦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宋殺其大夫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秦伯師于河上,將納王。

狐偃言於晉侯曰:「求諸侯莫如勤王。諸侯信之,且大義也。繼文之業,而信宣於諸侯,今為可矣。」

使卜偃卜之,曰:「吉。遇黃帝戰于阪泉之兆。」公曰:「吾不堪也。」對曰:「周禮未改,今之王,古之帝也。」公曰:「筮之!」筮之,遇大有 之睽 ,曰:「吉。遇『公用享于天子』之卦。戰克而王饗,吉孰大焉?且是卦也,天為澤以當日,天子降心以逆公,不亦可乎?大有去睽而復,亦其所也。」

晉侯辭秦師而下。三月,甲辰,次于陽樊,右師圍溫,左師逆王。

夏四月,丁巳,王入于王城。取大叔于溫,殺之于隰城。

戊午,晉侯朝王。王饗醴,命之宥。

請隧,弗許,曰:「王章也。未有代德,而有二王,亦叔父之所惡也。」與之陽樊、溫、原、欑茅之田。晉於是始啟南陽。

陽樊不服,圍之。倉葛呼曰:「德以柔中國,刑以威四夷,宜吾不敢服也。此誰非王之親姻,其俘之也?」乃出其民。

   

06.經: 秋,楚人圍陳,納頓子于頓。

  傳: 秋,秦、晉伐鄀。楚鬭克、屈禦寇以申、息之師戍商密。

秦人過析,隈入而係輿人,以圍商密,昏而傅焉。宵坎血加書,偽與子儀、子邊盟者。商密人懼,曰:「秦取析矣!戍人反矣!」乃降秦師。

秦師囚申公子儀、息公子邊以歸。

楚令尹子玉追秦師,弗及。遂圍陳,納頓子于頓。

   

07.經: 葬衛文公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8.經: 無。

  傳: 冬,晉侯圍原,命三日之糧。原不降,命去之。諜出,曰:「原將降矣。」軍史曰:「請待之。」公曰:「信,國之寶也,民之所庇也。得原失信,何以庇之?所亡滋多。」退一舍而原降。遷原伯貫于冀。趙衰為原大夫,狐溱為溫大夫。

    

09.經: 冬,十有二月,癸亥,公會衛子、莒慶,盟于洮。

  傳: 衛人平莒于我,十二月,盟于洮,脩衛文公之好,且及莒平也。

   

10.經: 無。

  傳: 晉侯問原守於寺人勃鞮,對曰:「昔趙衰以壺飧從徑,餒而弗食。」故使處原。

   

   

 

 

 

僖公二十六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二十有六年,春,王正月,己未,公會莒子、衛甯速,盟于向。

  傳: 二十六年,春,王正月,公會莒茲丕公、甯莊子,盟于向,尋洮之盟也。

   

02.經: 齊人侵我西鄙,公追齊師,至酅,弗及。

  傳: 齊師侵我西鄙,討是二盟也。

   

03.經: 夏,齊人伐我北鄙。

  傳: 夏,齊孝公伐我北鄙,衛人伐齊,洮之盟故也。

公使展喜犒師,使受命于展禽。

齊侯未入竟,展喜從之,曰:「寡君聞君親舉玉趾,將辱於敝邑,使下臣犒執事。」齊侯曰:「魯人恐乎?」

對曰:「小人恐矣,君子則否。」

齊侯曰:「室如縣罄,野無青草,何恃而不恐?」

對曰:「恃先王之命。昔周公、大公股肱周室,夾輔成王。成王勞之,而賜之盟,曰:『世世子孫無相害也!』載在盟府,大師職之。桓公是以糾合諸侯而謀其不協,彌縫其闕而匡救其災,昭舊職也。及君卽位,諸侯之望曰:『其率桓之功!』我敝邑用不敢保聚,曰:『豈其嗣世九年,而弃命廢職?其若先君何?君必不然。』恃此以不恐。」齊侯乃還。

   

04.經: 衛人伐齊。

  傳: (上)

     

05.經: 公子遂如楚乞師。

  傳: 東門襄仲、臧文仲如楚乞師。臧孫見子玉而道之伐齊、宋,以其不臣也。

   

06.經: 秋,楚人滅夔,以夔子歸。

  傳: 夔子不祀祝融與鬻熊,楚人讓之。對曰:「我先王熊摯有疾,鬼神弗赦,而自竄于夔,吾是以失楚,又何祀焉?」秋,楚成得臣、鬭宜申帥師滅夔,以夔子歸。

   

07.經: 冬,楚人伐宋,圍緡。

公以楚師伐齊,取穀。

  傳: 宋以其善於晉侯也,叛楚卽晉。冬,楚令尹子玉、司馬子西帥師伐宋,圍緡。

公以楚師伐齊,取穀。凡師,能左右之曰以。寘桓公子雍於穀,易牙奉之以為魯援。楚申公叔侯戍之。桓公之子七人,為七大夫於楚。

   

08.經: 公至自伐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 

 

 

僖公二十七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二十有七年,春,杞子來朝。

  傳: 二十七年,春,杞桓公來朝。用夷禮,故曰「子」。公卑杞,杞不共也。

   

02.經: 夏,六月,庚寅,齊侯昭卒。

  傳: 夏,齊孝公卒。有齊怨,不廢喪紀,禮也。

   

03.經: 秋,八月,乙未,葬齊孝公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乙巳,公子遂帥師入杞。

  傳: 秋,入杞,責無禮也。

     

05.經: 冬,楚人、陳侯、蔡侯、鄭伯、許男圍宋。

  傳: 楚子將圍宋,使子文治兵於睽,終朝而畢,不戮一人。子玉復治兵於蔿,終日而畢,鞭七人,貫三人耳。

國老皆賀子文。子文飲之酒。蔿賈尚幼,後至,不賀。子文問之。對曰:「不知所賀。子之傳政於子玉,曰:『以靖國也。』靖諸內而敗諸外,所獲幾何?子玉之敗,子之舉也。舉以敗國,將何賀焉?子玉剛而無禮,不可以治民,過三百乘,其不能以入矣。茍入而賀,何後之有?」

冬,楚子及諸侯圍宋。宋公孫固如晉告急。

先軫曰:「報施救患,取威定霸,於是乎在矣。」狐偃曰:「楚始得曹,而新昏於衛,若伐曹、衛,楚必救之,則齊、宋免矣。」

於是乎蒐于被廬,作三軍,

謀元帥。趙衰曰:「郤穀可。臣亟聞其言矣,說《禮》、《樂》而敦《詩》、《書》。《詩》、《書》,義之府也;《禮》、《樂》,德之則也;德、義,利之本也。夏書曰:『賦納以言,明試以功,車服以庸。』君其試之!」

乃使郤穀將中軍,郤溱佐之。

使狐偃將上軍,讓於狐毛而佐之。

命趙衰為卿,讓於欒枝、先軫。

使欒枝將下軍,先軫佐之。荀林父御戎,魏犫為右。

晉侯始入而教其民,二年,欲用之。子犯曰:「民未知義,未安其居。」於出乎出定襄王,入務利民,民懷生矣。將用之。子犯曰:「民未知信,未宣其用。」於是乎伐原以示之信。民易資者,不求豐焉,明徵其辭。公曰:「可矣乎?」子犯曰:「民未知禮,未生其共。」於是乎大蒐以示之禮,作執秩以正其官。民聽不惑,而後用之。出穀戍,釋宋圍,一戰而霸,文之教也。

   

06.經: 十有二月,甲戌,公會諸侯,盟于宋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 


中国弘儒网首页  网站文庙  新闻资讯  弘儒堂  圣品流通  儒学践行  儒学机构  文化合作  吉林市孔子学会  吉林市甲骨文学会  
 

Copyright © 2010 zghrw.com, 中国弘儒网 All Rights Reserved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吉ICP备10004012号
中国弘儒网  QQ:240214906
弘儒堂     网站建设吉林市阳光科技网络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