僖公十至十四年
http://www.zghrw.com     时间:2010/4/22     来源:中国弘儒网     作者:Admin

 

十年

十一年

十二年

十三年

十四年

 

 

 

 

僖公十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年,春,王正月,公如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2.經: 狄滅溫,溫子奔衛。

  傳: 十年,春,狄滅溫,蘇子無信也。蘇子叛王卽狄,又不能於狄,狄人伐之,王不救,故滅。蘇子奔衛。

   

03.經: 晉里克弒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。

   

04.經: 夏,齊侯、許男伐北戎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晉殺其大夫里克。

  傳: 夏,四月,周公忌父、王子黨會齊隰朋立晉侯。

晉侯殺里克以說。將殺里克,公使謂之曰:「微子,則不及此。雖然,子殺二君與一大夫,為子君者,不亦難乎?」對曰:「不有廢也,君何以興?欲加之罪,其無辭乎?臣聞命矣。」伏劍而死。於是丕鄭聘于秦,且謝緩賂,故不及。

   

06.經: 秋,七月。

  傳: 無。

      

07.經:    冬,大雨雪。

   傳: 無。

   

08.經: 無。

  傳: 晉侯改葬共大子。

秋,狐突適下國,遇大子。大子使登,僕,而告之曰:「夷吾無禮,余得請於帝矣,將以晉畀秦,秦將祀余。」對曰:「臣聞之:『神不歆非類,民不祀非族。』君祀無乃殄乎?且民何罪?失刑、乏祀,君其圖之!」君曰:「諾。吾將復請。七日,新城西偏將有巫者而見我焉。」許之,遂不見。及期而往,告之曰:「帝許我罰有罪矣,敝於韓。」

丕鄭之如秦也,言於秦伯曰:「呂甥、郤稱、冀芮實為不從,若重問以召之,臣出晉君,君納重耳,蔑不濟矣。」

冬,秦伯使泠至報、問,且召三子。郤芮曰:「幣重而言甘,誘我也。」遂殺丕鄭、祁舉及七輿大夫:左行共華、右行賈華、叔堅、騅歂、纍虎、特宮、山祁,皆里、丕之黨也。

丕豹奔秦,言於秦伯曰:「晉侯背大主而忌小怨,民弗與也。伐之,必出。」公曰:「失眾,焉能殺?違禍,誰能出君?」

    

 

 

 

僖公十一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有一年,春,晉殺其大夫丕鄭父。

  傳: 十一年,春,晉侯使以丕鄭之亂來告。

   

02.經: 夏,公及夫人姜氏會齊侯於陽穀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秋,八月,大雩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無。

  傳: 天王使召武公、內史過賜晉侯命,受玉惰。過歸,告王曰:「晉侯其無後乎!王賜之命,而惰於受瑞,先自弃也已,其何繼之有?禮,國之幹也;敬,禮之輿也。不敬,則禮不行;禮不行,則上下昏,何以長世?」

     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夏,揚、拒、泉、臯、伊、雒之戎同伐京師,入王城,焚東門,王子帶召之也。秦、晉伐戎以救周。秋,晉侯平戎于王。

   

06.經: 冬,楚人伐黃。

  傳: 黃人不歸楚貢。冬,楚人伐黃。

   

 

 

 

僖公十二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有二年,春,王三月,庚午,日有食之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2.經: 無。

  傳: 十二年,春,諸侯城衛楚丘之郛,懼狄難也。

   

03.經: 夏,楚人滅黃。

  傳: 黃人恃諸侯之睦于齊也,不共楚職,曰:「自郢及我九百里,焉能害我?」夏,楚滅黃。

   

04.經: 秋,七月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王以戎難故,討王子帶。秋,王子帶奔齊。

   

06.經: 無。

  傳: 冬,齊侯使管夷吾平戎于王,使隰朋平戎于晉。

王以上卿之禮饗管仲。

管仲辭曰:「臣,賤有司也。有天子之二守國、高在,若節春秋來承王命,何以禮焉?陪臣敢辭。」

王曰:「舅氏!余嘉乃勛!應乃懿德,謂督不忘。往踐乃職,無逆朕命!」

管仲受下卿之禮而還。

君子曰:「管氏之世祀也宜哉!讓不忘其上。《詩》曰:『愷悌君子,神所勞矣。』」

   

07.經: 冬,十有二月,丁丑,陳侯杵臼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 

 

 

僖公十三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有三年,春,狄侵衛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2.經: 無。

  傳: 十三年,春,齊侯使仲孫湫聘于周,且言王子帶。事畢,不與王言。歸,復命曰:「未可。王怒未怠,其十年乎?不十年,王弗召也。」

   

03.經: 夏,四月,葬陳宣公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于鹹。

  傳: 夏,會于鹹,淮夷病杞故,且謀王室也。

     

05.經: 秋,九月,大雩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6.經: 無。

  傳: 秋,為戎難故,諸侯戍周。齊仲孫湫致之。

   

07.經: 冬,公子友如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8.經: 無。

  傳: 冬,晉薦饑,使乞糴于秦。秦伯謂子桑:「與諸乎?」對曰:「重施而報,君將何求?重施而不報,其民必攜;攜而討焉,無眾必敗。」謂百里:「與諸乎?」對曰:「天災流行,國家代有。救災恤鄰,道也。行道有福。」丕鄭之子豹在秦,請伐晉。秦伯曰:「其君是惡,其民何罪?」秦於是乎輸粟于晉,自雍及絳相繼,命之曰「汎舟之役」。

   

 

 

 

僖公十四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有四年,春,諸侯城緣陵。

  傳: 十四年,春,諸侯城緣陵而遷杞焉,不書其人,有闕也。

   

02.經: 夏,六月,季姬及鄫子遇于防。使鄫子來朝。

  傳: 鄫季姬來寧,公怒,止之,以鄫子之不朝也。夏,遇于防,而使來朝。

   

03.經: 秋,八月,辛卯,沙鹿崩。

  傳: 秋,八月,辛卯,沙鹿崩。晉卜偃曰:「期年將有大咎,幾亡國。」

   

04.經: 狄侵鄭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冬,蔡侯肸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6.經: 無。

  傳: 冬,秦饑,使乞糴于晉,晉人弗與。

慶鄭曰:「背施,無親;幸災,不仁;貪愛,不祥;怒鄰,不義。四德皆失,何以守國?」

虢射曰:「皮之不存,毛將安傅?」

慶鄭曰:「弃信背鄰,患孰恤之?無信,患作;失援,必斃。是則然矣。」

虢射曰:「無損於怨,而厚於寇,不如勿與。」

慶鄭曰:「背施幸災,民所弃也。近猶讎之,況怨敵乎?」弗聽。

退曰:「君其悔是哉!」

   

 


中国弘儒网首页  网站文庙  新闻资讯  弘儒堂  圣品流通  儒学践行  儒学机构  文化合作  吉林市孔子学会  吉林市甲骨文学会  
 

Copyright © 2010 zghrw.com, 中国弘儒网 All Rights Reserved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吉ICP备10004012号
中国弘儒网  QQ:240214906
弘儒堂     网站建设吉林市阳光科技网络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