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僖公六至九年
http://www.zghrw.com     时间:2010/4/22     来源:中国弘儒网     作者:Admin

 

六年

七年

八年

九年

 

 

 

僖公六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六年,春,王正月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2.經: 無。

  傳: 六年,春,晉侯使賈華伐屈。夷吾不能守,盟而行。將奔狄,卻芮曰:「後出同走,罪也,不如之梁。梁近秦而幸焉。」乃之梁。

   

03.經: 夏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曹伯伐鄭,圍新城。

  傳: 夏,諸侯伐鄭,以其逃首止之盟故也。圍新密,鄭所以不時城也。

   

04.經: 秋,楚人圍許,諸侯遂救許。

  傳: 秋,楚子圍許以救鄭,諸侯救許,乃還。

     

05.經: 冬,公至自伐鄭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6.經: 無。

  傳: 冬,蔡穆侯將許僖公以見楚子於武城。許男面縛,銜璧,大夫衰絰,士輿櫬。楚子問諸逢伯。對曰:「昔武王克殷,微子啟如是。武王親釋其縛,受其璧而祓之。焚其櫬,禮而命之,使復其所。」楚子從之。

   

 

 

 

僖公七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七年,春,齊人伐鄭。

  傳: 七年,春,齊人伐鄭。孔叔言於鄭伯曰:「諺有之曰:『心則不競,何憚於病?』既不能彊,又不能弱,所以斃也。國危矣,請下齊以救國。」公曰:「吾知其所由來矣,姑少待我。」對曰:「朝不及夕,何以待君?」

   

02.經: 夏,小邾子來朝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鄭殺其大夫申侯。

  傳: 夏,鄭殺申侯以說于齊,且用陳轅濤涂之譖也。

初,申侯,申出也,有寵於楚文王。文王將死,與之璧,使行,曰:「唯我知女。女專利而不厭,予取予求,不女疵瑕也。後之人將求多於女,女必不免。我死,女必速行,無適小國,將不女容焉。」旣葬,出奔鄭,又有寵於厲公。

子文聞其死也,曰:「古人有言曰:『知臣莫若君』,弗可改也已。」

   

04.經: 秋,七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世子款、鄭世子華盟于甯母。

  傳: 秋,盟于甯母,謀鄭故也。

管仲言於齊侯曰:「臣聞之:招攜以禮,懷遠以德。德、禮不易,無人不懷。」齊侯修禮於諸侯,諸侯官受方物。

鄭伯使太子華聽命於會,言於齊侯曰:「洩氏、孔氏、子人氏三族實違君命。君若去之以為成,我以鄭為內臣,君亦無所不利焉。」齊侯將許之。

管仲曰:「君以禮與信屬諸侯,而以姦終之,無乃不可乎?子父不奸之謂禮,守命共時之謂信,違此二者,姦莫大焉。」公曰:「諸侯有討於鄭,未捷;今茍有釁,從之,不亦可乎?」對曰:「君若綏之以德,加之以訓,辭,而帥諸侯以討鄭。鄭將覆亡之不暇,豈敢不懼?若揔其罪人以臨之,鄭有辭矣,何懼?且夫合諸侯以崇德也。會而列姦,何以示後嗣?夫諸侯之會,其德、刑、禮、義,無國不記。記姦之位,君盟替矣。作而不記,非盛德也。君其勿許!鄭必受盟。夫子華旣為太子,而求介於大國以弱其國,亦必不免。鄭有叔詹、堵叔、師叔三良為政,未可間也。」齊侯辭焉。

子華由是得罪於鄭。

     

05.經: 曹伯班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6.經: 公子友如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7.經: 冬,葬曹昭公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8.經: 無。

  傳: 冬,鄭伯使請盟于齊。

   

09.經: 無。

  傳: 閏月,惠王崩。襄王惡大叔帶之難,懼不立,不發喪,而告難于齊。

   

 

 

 

僖公八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八年,春,王正月,公會王人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許男、曹伯、陳世子款,盟于洮。鄭伯乞盟。

  傳: 八年,春,盟于洮,謀王室也。鄭伯乞盟,請服也。襄王定位而後發喪。

   

02.經: 夏,狄伐晉。

  傳: 晉里克帥師,梁由靡御,虢射為右,以敗狄于采桑。梁由靡曰:「狄無恥,從之,必大克。」里克曰:「懼之而已,無速眾狄。」虢射曰:「期年,狄必至,示之弱矣。」

夏,狄伐晉,報采桑之役也。復期月。

   

03.經: 秋,七月,禘于太廟,用致夫人。

  傳: 秋,禘,而致哀姜焉,非禮也。凡夫人,不薨于寢,不殯于廟,不赴于同,不祔于姑,則弗致也。

   

04.經: 冬,十有二月,丁未,天王崩。

  傳: 冬,王人來告喪,難故也,是以緩。

     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宋公疾,太子茲父固請曰:「目夷長且仁,君其立之!」公命子魚。子魚辭曰:「能以國讓,仁孰大焉?臣不及也,且又不順。」遂走而退。

   

 

 

 

僖公九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九年,春,三月,丁丑,宋公御說卒。

  傳: 九年,春,宋桓公卒。未葬而襄公會諸侯,故曰:「子」。凡在喪,王曰:「小童」,公侯曰:「子」。

   

02.經: 夏,公會宰周公、齊侯、宋子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于葵丘。

  傳: 夏,會于葵丘,尋盟,且修好,禮也。

王使宰孔賜齊侯胙,曰:「天子有事于文、武,使孔賜伯舅胙。」齊侯將下拜。孔曰:「且有後命。天子使孔曰:『以伯舅耋老,加勞,賜一級,無下拜!』對曰:「天威不違顏咫尺,小白余敢貪天子之命,無下拜?恐隕越于下,以遺天子羞。敢不下拜?」下拜,登受。

   

03.經: 秋,七月,乙酉,伯姬卒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九月,戊辰,諸侯盟于葵丘。

  傳: 秋,齊侯盟諸侯于葵丘,

曰:「凡我同盟之人,旣盟之後,言歸于好。」

    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  宰孔先歸,遇晉侯,曰:「可無會也。齊侯不務德而勤遠略,故北伐山戎,南伐楚,西為此會也。東略之不知,西則否矣。其在亂乎!君務靖亂,無勤於行。」晉侯乃還。

    

06.經: 甲子,晉侯佹諸卒。

  傳: 九月,晉獻公卒。里克、丕鄭欲納文公,故以三公子之徒作亂。

初,獻公使荀息傅奚齊。公疾,召之曰:「以是藐諸孤,辱在大夫,其若之何?」稽首而對曰:「臣竭其股肱之力,加之以忠貞。其濟,君之靈也;不濟,則以死繼之。」公曰:「何謂忠貞?」對曰:「公家之利,知無不為,忠也;送往事居,耦俱無猜,貞也。」

及里克將殺奚齊,先告荀息曰:「三怨將作,秦、晉輔之,子將何如?」荀息曰:「將死之。」里克曰:「無益也。」荀叔曰:「吾與先君言矣,不可以貳。能欲復言而愛身乎?雖無益也,將焉辟之?且人之欲善,誰不如我?我欲無貳,而能謂人已乎?」

   

07.經: 冬,晉里克殺其君之子奚齊。

  傳: 冬,十月,里克殺奚齊于次。書曰「殺其君之子」,未葬也。

荀息將死之,人曰:「不如立卓子而輔之。」荀息立公子卓以葬。

十一月,里克殺公子卓于朝。荀息死之。

君子曰:「《詩》所謂『白圭之玷,尚可磨也;斯言之玷,不可為也。』荀息有焉。」

   

08.經: 無。

  傳: 齊侯以諸侯之師伐晉,及高梁而還,討晉亂也。令不及魯,故不書。

   

09.經: 無。

  傳: 晉卻芮使夷吾重賂秦以求入,曰:「人實有國,我何愛焉?入而能民,土於何有?」從之。

齊隰朋帥師會秦師納晉惠公。

秦伯謂卻芮曰:「公子誰恃?」對曰:「臣聞:亡人無黨,有黨必有讎。夷吾弱不好弄,能鬭不過,長亦不改,不識其他。」

公謂公孫枝曰:「夷吾其定乎?」對曰:「臣聞之:唯則定國。《詩》曰:『不識不知,順帝之則』,文王之謂也。又曰:『不僭不賊,鮮不為則』,無好無惡,不忌不克之謂也。今其言多忌克,難哉!」公曰:「忌則多怨,又焉能克?是吾利也。」

   

10.經: 無。

  傳: 宋襄公卽位,以公子目夷為仁,使為左師以聽政,於是宋治。故魚氏世為左師。

   

 


中国弘儒网首页  网站文庙  新闻资讯  弘儒堂  圣品流通  儒学践行  儒学机构  文化合作  吉林市孔子学会  吉林市甲骨文学会  
 

Copyright © 2010 zghrw.com, 中国弘儒网 All Rights Reserved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吉ICP备10004012号
中国弘儒网  QQ:240214906
弘儒堂     网站建设吉林市阳光科技网络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