荘公九至十五年
http://www.zghrw.com     时间:2010/4/22     来源:中国弘儒网     作者:Admin

 

九年

十年

十一年

十二年

十三年

十四年

十五年

 

 

 

莊公九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九年,春,齊人殺無知。

  傳: 九年,春,雍廩殺無知。(佑案:可與上年傳「初,公孫無知虐于雍廩。」連讀。)

   

02.經: 公及齊大夫盟于蔇。

  傳: 公及齊大夫盟于蔇,齊無君也。

   

03.經: 夏,公伐齊,納子糾。齊小白入于齊。

  傳: 夏,公伐齊,納子糾。桓公自莒先入。

   

04.經: 秋,七月,丁酉,葬齊襄公。

  傳: 無。

     

05.經: 八月,庚申,及齊師戰于乾時,我師敗績。

  傳: 秋,師及齊師戰于乾時,我師敗績。公喪戎路,傳乘而歸。秦子、梁子以公旗辟于下道,是以皆止。

   

06.經: 九月,齊人取子糾殺之。

  傳: 鮑叔帥師來言曰:「子糾,親也,請君討之。管、召,讎也,請受而甘心焉。」乃殺子糾于生竇。召忽死之。

管仲請囚,鮑叔受之,及堂阜而稅之。歸而以告曰:「管夷吾治於高傒,使相可也。」公從之。

   

07.經: 冬,浚洙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 

 

 

莊公十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年,春,王正月,公敗齊師于長勺。

  傳: 十年,春,齊師伐我。公將戰。

曹劌請見。其鄉人曰:「肉食者謀之,又何閒焉?」劌曰:「肉食者鄙,未能遠謀。」

乃入見,問何以戰。

公曰:「衣食所安,弗敢專也,必以分人。」

對曰:「小惠未徧,民弗從也。」

公曰:「犧牲玉帛,弗敢加也,必以信。」

對曰:「小信未孚,神弗福也。」

公曰:「小大之獄,雖不能察,必以情。」

對曰:「忠之屬也,可以一戰。戰,則請從。」

公與之乘。戰于長勺。公將鼓之。劌曰:「未可。」齊人三鼓。劌曰:「可矣!」齊師敗績。

公將馳之。劌曰:「未可。」下,視其轍,登軾而望之,曰:「可矣!」遂逐齊師。

既克,公問其故。對曰:「夫戰,勇氣也。一鼓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。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夫大國,難測也,懼有伏焉。吾視其轍亂,望其旗靡,故逐之。」

   

02.經: 二月,公侵宋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三月,宋人遷宿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夏,六月,齊師、宋師次于郎。公敗宋師于乘丘。

  傳: 夏,六月,齊師、宋師次于郎。公子偃曰:「宋師不整,可敗也。宋敗,齊必還。請擊之。」公弗許。自雩門竊出,蒙臯比而先犯之。公從之。大敗宋師于乘丘。齊師乃還。

     

05.經: 秋,九月,荊敗蔡師于莘,以蔡侯獻舞歸。

  傳: 蔡哀侯娶于陳,息侯亦娶焉。息媯將歸,過蔡。蔡侯曰:「吾姨也。」止而見之,弗賓。息侯聞之,怒,使謂楚文王曰:「伐我,吾求救於蔡而伐之。」楚子從之。

秋,九月,楚敗蔡師于莘,以蔡侯獻舞歸。

   

06.經: 冬,十月,齊師滅譚。譚子奔莒。

  傳: 齊侯之出也,過譚,譚不禮焉。及其入也,諸侯皆賀,譚又不至。冬,齊師滅譚,譚無禮也。譚子奔莒,同盟故也。

    

 

 

莊公十一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有一年,春,王正月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2.經: 夏,五月,戊寅,公敗宋師于鄑。

  傳: 十一年,夏,宋為乘丘之役故,侵我。公禦之。宋師未陳而薄之,敗諸鄑。凡師,敵未陳曰敗某師,皆陳曰戰,大崩曰敗績。得儁曰克,覆而敗之曰取某師,京師敗曰王師敗績于某。

   

03.經: 秋,宋大水。

  傳: 秋,宋大水。公使弔焉,曰:「天作淫雨,害於粢盛,若之何不弔?」對曰:「孤實不敬,天降之災,又以為君憂,拜命之辱。」

臧文仲曰:「宋其興乎!禹、湯罪己,其興也悖焉;桀、紂罪人,其亡也忽焉。且列國有兇,稱孤,禮也。言懼而名禮,其庶乎!」旣而聞之曰,公子御說之辭也。臧孫達曰:「是宜為君,有恤民之心。」

   

04.經: 冬,王姬歸于齊。

  傳: 冬,齊侯來逆共姬。

     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乘丘之役,公以金僕姑射南宮長萬,公右歂孫生搏之。宋人請之。宋公靳之,曰:「始吾敬子;今子,魯囚也,吾弗敬子矣。」病之。(佑案:此當與下年傳「十二年,秋,宋萬弒閔公于蒙澤。」合為一傳。)

   

 

 

 

莊公十二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有二年,春,王三月,紀叔姬歸于酅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2.經: 夏,四月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秋,八月,甲午,宋萬弒其君捷及其大夫仇牧。

  傳: 十二年,秋,宋萬弒閔公于蒙澤。遇仇牧于門,批而殺之。遇大宰督于東宮之西,又殺之。立子游。群公子奔蕭,公子御說奔亳。南宮牛、猛獲,帥師圍亳。

   

04.經: 冬,十月,宋萬出奔陳。

  傳: 冬,十月,蕭叔大心及戴、武、宣、穆、莊之族,以曹師伐之。殺南宮牛于師,殺子游于宋,立桓公。猛獲奔衛。南宮萬奔陳,以乘車輦其母,一日而至。

宋人請猛獲于衛。衛人欲勿與。石祁子曰:「不可,天下之惡一也,惡於宋而保於我,保之何補?得一夫而失一國,與惡而棄好,非謀也。」衛人歸之。亦請南宮萬于陳,以賂。陳人使婦人飲之酒,而以犀革裹之。比及宋,手足皆見。宋人皆醢之。

    

 

 

 

莊公十三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有三年,春,齊侯、宋人、陳人、蔡人、邾人會于北杏。

  傳: 十三年,春,會于北杏,以平宋亂。

遂人不至。夏,齊人滅遂而戍之。

   

02.經: 夏,六月,齊人滅遂。

  傳: (上)

   

03.經: 秋,七月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4.經: 冬,公會齊侯盟于柯。

  傳: 冬,盟于柯,始及齊平也。

     

05.經: 無。

  傳: 宋人背北杏之會。(佑案:此句應與下年傳「十四年,春,諸侯伐宋。」合為一傳。)

    

 

 

 

莊公十四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有四年,春,齊人、陳人、曹人伐宋。

  傳: 十四年,春,諸侯伐宋。齊請師于周。

夏,單伯會之。取成于宋而還。

   

02.經: 夏,單伯會伐宋。

  傳: (上)

   

03.經: 無。

  傳: 鄭厲公自櫟侵鄭,及大陵,獲傅瑕。傅瑕曰:「茍舍我,吾請納君。」與之盟而赦之。六月,甲子,傅瑕殺鄭子及其二子,而納厲公。

初,內蛇與外蛇鬭於鄭南門中,內蛇死。六年而厲公入。公聞之,問於申繻曰:「猶有妖乎?」對曰:「人之所忌,其氣焰以取之。妖由人興也。人無釁焉,妖不自作。人弃常,則妖興,故有妖。」

厲公入,遂殺傅瑕。使謂原繁曰:「傅瑕貳,周有常刑,既伏其罪矣。納我而無二心者,吾皆許之上大夫之事,吾願與伯父圖之。且寡人出,伯父無里言。入,又不念寡人,寡人憾焉。」對曰:「先君桓公命我先人典司宗祏。社稷有主,而外其心,其何貳如之?茍主社稷,國內之民,其誰不為臣?臣無二心,天之制也。子儀在位,十四年矣;而謀召君者,庸非二乎?莊公之子猶有八人,若皆以官爵行賂勸貳而可以濟事,君其若之何?臣聞命矣。」乃縊而死。

   

04.經: 秋,七月,荊入蔡。

  傳: 蔡哀侯為莘故,繩息媯以語楚子。楚子如息,以食入享,遂滅息。

以息媯歸,生堵敖及成王焉。未言。楚子問之。對曰:「吾一婦人,而事二夫,縱弗能死,其又奚言?」

楚子以蔡侯滅息,遂伐蔡。秋,七月,楚入蔡。

君子曰:「商書所謂『惡之易也,如火之燎于原,不可鄉邇,其猶可撲滅』者,其如蔡哀侯乎!」

     

05.經: 冬,單伯會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于鄄。

  傳: 冬,會于鄄,宋服故也。

    

 

 

 

莊公十五年

 

    

01.經: 十有五年,春,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會于鄄。

  傳: 十五年,春,復會焉,齊始霸也。

   

02.經: 夏,夫人姜氏如齊。

  傳: 無。

   

03.經: 秋,宋人、齊人、邾人伐郳。

  傳: 秋,諸侯為宋伐郳。

鄭人閒之而侵宋。

   

04.經: 鄭人侵宋。

  傳: (上)

     

05.經: 冬,十月。

  傳: 無。

    

 


中国弘儒网首页  网站文庙  新闻资讯  弘儒堂  圣品流通  儒学践行  儒学机构  文化合作  吉林市孔子学会  吉林市甲骨文学会  
 

Copyright © 2010 zghrw.com, 中国弘儒网 All Rights Reserved  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吉ICP备10004012号
中国弘儒网  QQ:240214906
弘儒堂     网站建设吉林市阳光科技网络公司